吃你家大米了❀╹◡╹

暂退抱歉,不过偶尔诈尸。
这里南阴。
自己写的东西好羞耻啊不敢看qwq
婚刀是我家咪。

当他们看到你在画他们时

/糖糖拿好
/all婶向
/ooc预警
/不存在文笔



「加州清光」
你发着呆,拿着笔乱涂乱画,描绘出的是他站在万叶樱下的场面。

“主公主公,樱花开了呢,很好看吧。”记忆中的俊朗少年回首,笑着对你说。

阳光温和地透过点点樱花撒下,落在清光的肩上。樱花一片一片地飘落,平添了一分秀丽。

你回忆着,不知不觉间,又在纸上写了一句话。突然想起要去陪三条家孤独的小今剑了,草草把纸一掩,便蹬上木屐跑了出去。

他以为你在,便进来了。看见的是你描绘的他,在樱花树下,回首轻笑。『大笨蛋,比樱花更好看的是你啊』画旁有这样一句话。

清光的脸腾的一下红透了,冒着热气,呆呆地站在原地,嘴唇微微颤抖着。

“主公夸我好看!……我是被主公深爱着的吧……哈哈哈哈……主公是爱我的……”清光轻轻放下纸,一脸荡漾地走出房间,周围的樱花把他整个人几乎遮得严严实实,还不停呢喃着。



「一期一振」
你看着桌子上堆积如山的公文,摊了摊手:“去他的我批个球啊!”随即把公文扫下桌,散落一地。因为有一期尼在啊,反正迟早会帮你捡起来批完的。

你看着窗外。他坐在走廊上,看着短刀们玩耍。

一阵风轻轻拂过。吹乱他水蓝色的发,也吹乱了你的心。他温柔地理了理头发,看向远处,金眸中是一望无际的温和,像蜂蜜一般香甜。

心跳蓦然加速。

你继续看着他,把他如春风般的笑容留在了纸上。

怎么办突然好想吻这张纸emmmm

拍了拍自己的脸,你把这种想法驱逐了出去。趴在桌上,又是一阵阵温暖的微风。阳光也照了进了,周身都是暖洋洋的。慢慢地,你睡了。

他进了房间,看到地上散落的公文,无奈地笑了笑,捡起来放好,又看到你压着的他的画像。画上少年温润如玉,露出一个腻死人的笑容。

他把外套脱下,披在你的身上。想了想,又撩起你的发,在额头上落下一吻。你抗拒地缩了缩,但又闻到了熟悉的清香,放松下来。

“……真是没办法呢,主殿。对家臣做出这种类似邀请的事情,我冒犯您也不算奇怪吧。”他轻轻摸了你的头,说。




这里南阴。woc一期尼好撩!如果一期尼先来,我的婚刀就不是咪酱了23333b站的那个一期尼哄睡觉的真的让我想亲自上刀

评论(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