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你家大米了❀╹◡╹

暂退抱歉,不过偶尔诈尸。
这里南阴。
自己写的东西好羞耻啊不敢看qwq
婚刀是我家咪。

/好的虐文写不下去了发小甜饼
/粮不够了自己产
/不存在文笔hhhh
/ooc预警

「萤丸」
你睡不着,抱着枕头自然而然地到你的近侍萤丸房中去。拉开门,第一句便是:“社会萤,我有点虚,我需要社会大哥罩着才睡得着。”

萤丸猛地直起身,一脸“哦这怕不是个失智的”的表情,偷偷地准备利用短刀的身材溜出去让药研给你做个精神检查。

‌毕竟你精神出问题了现在受害的可能是他。

你大方地把枕头往他被子一丢,倚在门上,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地对他说:“其实就是做了个噩梦然后睡不着,要莹总亲亲抱抱举高高……呸,要莹总哄着睡才睡得着。”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抱了抱比他高一个头的你:“真是服了你了,没办法咯。”

你轻车熟路地钻进他的被窝,他则是乖巧地坐在旁边。

“……你不睡嘛?”

“……还是算了。”

你看看枕头,又看了看萤丸看着很有肉感似乎比枕头还要软些的腿腿:“嗷呜不管莹总我要枕膝!”

他无奈地看着你,你则当他默认了把头放在他腿上。

肉肉的,软软的,白白的。不像其他短刀瘦的让人心痛,硌着不舒服。

你注视着他如萤火虫般深幽神秘的青瞳,周身满是这个小少年清新的带着点点迷幻夏夜的味道。萤丸像哄孩子似的用手轻轻地拍着你的背,垂眸凝视着你:“怎么了?快睡吧。”

你点点头,闭上眼睛朦朦胧胧地睡了。

“既然有萤丸在身边那就不用怕了。毕竟,萤丸很可靠啊。”

你很不小心地迷糊地把心声说了出来。

萤丸的脸红的可以滴血了。确认你真的睡着了,贴心的把你的头移到枕头上,掖好了被子,冲出房间。

“啊啊啊啊啊啊主公她先说了什么啊……”萤丸捂住脸,冷静冷静后才发现自己床被你占了。

如果上帝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绝对会把门焊死今晚让你不进来。骗你的。

萤丸看了看只剩几颗稀稀疏疏的星星的夜空。

“今晚夜色真美呢。”


这里南阴。崩了算了自暴自弃。谁能告诉我最后那个原话谢谢ww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