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你家大米了❀╹◡╹

暂退抱歉,不过偶尔诈尸。
这里南阴。
自己写的东西好羞耻啊不敢看qwq
婚刀是我家咪。

如果你突然抱住他

/这次爷×婶
/更加短小
/只有一篇
/不存在文笔的

「三日月宗近」
他回来了。满身是血,华美的狩衣也变得破破烂烂。

你哭了。一边哭一边骂:“三日月、你、你个大笨蛋!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啊……疼吗?……很疼吧……”说着,把他往药研那边拖。

药研给三日月做了个全身检查,却没发现任何伤口。

他诧异地忘了一眼三日月:“三日月殿,这是……”

“哈哈哈,随便蹭的动物的血,衣服也是老爷爷我自己刮烂的。还请药研帮我这个老爷爷擦拭干净吧,哈哈哈。”

药研也大概明白了。为了让主殿说出“喜欢”也是拼了。

擦拭干净之后,他换了内番服,走了出来。

你突然抱住他,脸埋在他的胸口。

“疼吗?”

“哈哈哈,不会的。小姑娘是在关心我这个老爷爷吗?”

“嗯。”

“哈哈哈,甚好甚好。”

你不知为何突然有了勇气,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三日月那双好看的眼睛:“三日月,告诉你件事儿。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喜欢我就行,不喜欢我就再来一遍。”

“哦?是吗?只要你不嫌弃我这个老爷爷,触摸也可以哦~”三日月笑着,得逞了。


至于为什么三日月没表白是因为他胆儿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吧崩了算了他在审神者睡觉的时候曾对她说过无数次“我爱你”之类的话。这里南阴。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