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你家大米了❀╹◡╹

暂退抱歉,不过偶尔诈尸。
这里南阴。
自己写的东西好羞耻啊不敢看qwq
婚刀是我家咪。

假如他们囚禁了你(慎入)

/all婶向
/严重ooc预警
/黑化预警??
/脑洞来源于某破站的某mmd
/完全不存在文笔



「加州清光」
他把你囚禁在地下室里,无论你怎么哀求,他也并未解开手铐脚镣。

“不行的,您只能是我的,您只能爱我……”他抚摸着你的脸庞,那深不见底的红眸中充斥着迷醉和占有,疯狂的爱慕之情溢出来了。

你突然对他产生了浓浓的恐惧,避开了他的手。

他愣了愣,随即眼中蒙上一层水雾,在你耳边低语:“您果然不爱我了。那,我把你杀掉吧,这样你就永远可以和我在一起了……”

说着,你感到深深的无力,眼前发黑,意识越来越模糊。

他满足却也惋惜地抱住了你……





「烛台切光忠」
你被囚于地下室,那原本鲜亮的眼睛像死了一样,平静地盯着他:“放我走吧。”

他轻笑着摇了摇头,拥住你,在你耳边吐出沉重的喘息:“不能呢,您只能是我的,除了我,看见你的人我都会杀掉哦。”

你绝望地笑了笑。

他去给你做饭了,把你从十字架上放了下来。

你拿起旁边桌上不知名的刀,奋力往腹部一刺。鲜红的血不断涌出,你无力地瘫在地上,面色愈发苍白,闭上眼睛。

他回来了,把食物一扔,冲进牢房中抱着你,轻轻晃着你,像魔怔了似的低声唤着你的名字。

“……这样也好,您就可以永远永远陪我在一起了……”他紧紧地拥着你。





这里南阴。说一下,手铐脚镣其实都很长的x不存在文笔请不要嫌弃hhh失踪人口再次回归,我的妈自己写了些什么啊啊啊好羞耻!

假如你突然抱住他们(4)??

/段子向
/ooc预警
/all婶
/应该是这一系列第四个吧??
/不存在文笔

「压切长谷部」
你突然抱住正在认真说教你的他。他显然是被吓到了,凌乱的头发炸了毛,像只猫一样可爱。

双唇颤抖着,视线向别处移去:“就就就算您抱住我也不能改变我纠正您错误的决心……”似乎是底气不足,声音越来越小。

你抬头看着他,对他撒娇。“……好吧,下次不许这样了,真是败给您了啊……”装作困扰地嘀咕着,然后享受着独处的美好时光。

「鹤丸国永」
你突然抱住他。这振千年老刀一个激灵,但立刻反应过来是你:“哦哦~主公这是新的惊吓吗?哈哈,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他抬起你的下巴,凝视着你的眼睛。他认真的模样在你眼前放大无数倍,温热的呼吸轻轻排在你脸上。突然有些后悔抱他了。你红着脸想。

他却笑了:“主公想对鹤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哦~”伏在你耳边,就这样说出让人血脉喷张的话。你不好意思地闭上眼睛,却错过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期待与不安。

「数珠丸恒次」(恋人前提)
你突然抱住他:“我要珠子抱抱和给我讲故事我才睡觉!”像个孩子似的,抱着他撒娇。

他无奈地放下佛经,任由你搂着他的腰。随即翻开你喜欢的言情小说,一字一句地念着。一手捧书,一手轻轻抚摸着你的头。

每夜,你都是在他的声音和玛丽苏的小说剧情中安稳入睡。

我的妈我知道珠子崩了啊qwq这里失踪人口南阴回归,真的珠子超可爱啊吹爆!不要在意为什么一个月没更,还不是被神隐了(雾 更完在lof看文更有底气了hhh

摸了一个太爷爷 太爷爷你多久来我本丸?求奶qwq瞎画刀纹不要在意

[年贺]他们的新年礼物②

/年贺系列
/all婶向
/ooc预警
/不存在文笔

「一期一振」
已经是新年了,天气稍稍温暖了一点。

你光着脚,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院子里,想着。一阵凉风吹来,你打了个寒颤。

肩上传来点点温度。你回头,是他把外套披在你肩上。他的眼中尽是一望无际的温柔甜蜜与点点担忧:“姬君,小心着凉……新年快乐。”

说着,他轻轻捂上你的眼睛,另一只手的指头细细描摹着你的脸庞。

颈窝突然湿润了,温温的,是种奇妙的酥麻感。

“那,姬君,余生也请多多指教……”他伏在你耳边轻语,“这只是定金哦……”

「物吉贞宗」
你睁开眼睛,入眼的却是他垂眸凝视你的模样。

你下意识猛然坐起,砰的一声撞上他的下巴。他捂着下巴往后倒,你摸着额头倒吸几口凉气,责怪到:“物吉你做什么啊!超痛的~”

他略带歉意地看着你,解释道:“不是……主君,新年快乐。只是想进来看看要送给主君怎样的礼物才能配得上如此可爱的您,但不敢吵醒您。”

你气也基本上消了。毕竟进来的是他,而且他又用心地为你考虑。

思量半晌,他小心地从衣袋里捻出一片四叶草,递给你,不安地避开你的对视。

“啊……这个是新年礼物啦……我希望我能给主君带来幸运,也希望幸运一直伴随着主君。新年快乐,以后请务必一直让我给您带来幸运……”

坑只填了一半 土下座道歉。这里南阴,大家新年快乐,祝大家欧气满满hhhhhh

[年贺]他们的新年礼物

/ooc预警
/年贺系列
/all婶向
/不存在文笔




「小狐丸」
虽说是大年初一,清晨依旧寒冷。

他坐在走廊上,很罕见地没梳理上好的毛发,双眼空洞地盯着前方。

你轻轻走去,笑着顺了顺他的毛:“新年快乐。狐球怎么了,心里有什么事吗?”

他愣了愣,头发上不知是耳朵还是呆毛的东西耷拉下来:“……我只是在考虑……不,新年快乐,姬君。”随即恢复了平常标准的笑容,在内番服里掏来掏去摸出一个厚厚的红包塞给你。

你摸着红包,猜测着里面的数目:“唔,小狐……”

他一把搂过你,不由分说地在你唇上烙下印,闭着眼享受着和你的独处时光。

“这是今年的新年礼物。再一次,请多多关照哦,姬~君~”



「信浓藤四郎」
除了今天是新年,早晨和平常没什么区别。

你拉开木门,却看到他似乎在门前徘徊犹豫了许久,可爱的脸冻红了,见你出来了尴尬地往手上哈着气。

“怎么了?有事吗?”你见他有些反常,今天竟然没往你怀里钻,主动抱住他。

他依旧有些犹豫,试探地开口:“……大将,新年快乐。唔……想要些什么吗?”

你呆住了。因为平时是你给短刀们送节日礼物的,很少有短刀主动花费心思与为数不多的私房钱给你买礼物。

“因为只有大将砸钱给我们送东西,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礼……”他不好意思地别过脸,拿出一个做工可爱小箱子,正面的右下角画着一个信浓简笔头像。“虽然有点少……但这是我的全部存款了……还有就是乱酱说女孩子很喜欢可爱的东西,我就擅自把自己头像加上去了。因为真的很喜欢大将嘛……”

你笑着接过箱子,用力地揉了揉信浓。

“那,新的一年还请多多关照,大将~以后也一直一样哦。”





这里南阴。预祝大家新年快乐。初一当天我绝对会继续更的!至少写更一个短篇三个刀男hhh/继续立flag 虽说现在连文都没码hhhhh

当他们看到你在画他们时

/糖糖拿好
/all婶向
/ooc预警
/不存在文笔



「加州清光」
你发着呆,拿着笔乱涂乱画,描绘出的是他站在万叶樱下的场面。

“主公主公,樱花开了呢,很好看吧。”记忆中的俊朗少年回首,笑着对你说。

阳光温和地透过点点樱花撒下,落在清光的肩上。樱花一片一片地飘落,平添了一分秀丽。

你回忆着,不知不觉间,又在纸上写了一句话。突然想起要去陪三条家孤独的小今剑了,草草把纸一掩,便蹬上木屐跑了出去。

他以为你在,便进来了。看见的是你描绘的他,在樱花树下,回首轻笑。『大笨蛋,比樱花更好看的是你啊』画旁有这样一句话。

清光的脸腾的一下红透了,冒着热气,呆呆地站在原地,嘴唇微微颤抖着。

“主公夸我好看!……我是被主公深爱着的吧……哈哈哈哈……主公是爱我的……”清光轻轻放下纸,一脸荡漾地走出房间,周围的樱花把他整个人几乎遮得严严实实,还不停呢喃着。



「一期一振」
你看着桌子上堆积如山的公文,摊了摊手:“去他的我批个球啊!”随即把公文扫下桌,散落一地。因为有一期尼在啊,反正迟早会帮你捡起来批完的。

你看着窗外。他坐在走廊上,看着短刀们玩耍。

一阵风轻轻拂过。吹乱他水蓝色的发,也吹乱了你的心。他温柔地理了理头发,看向远处,金眸中是一望无际的温和,像蜂蜜一般香甜。

心跳蓦然加速。

你继续看着他,把他如春风般的笑容留在了纸上。

怎么办突然好想吻这张纸emmmm

拍了拍自己的脸,你把这种想法驱逐了出去。趴在桌上,又是一阵阵温暖的微风。阳光也照了进了,周身都是暖洋洋的。慢慢地,你睡了。

他进了房间,看到地上散落的公文,无奈地笑了笑,捡起来放好,又看到你压着的他的画像。画上少年温润如玉,露出一个腻死人的笑容。

他把外套脱下,披在你的身上。想了想,又撩起你的发,在额头上落下一吻。你抗拒地缩了缩,但又闻到了熟悉的清香,放松下来。

“……真是没办法呢,主殿。对家臣做出这种类似邀请的事情,我冒犯您也不算奇怪吧。”他轻轻摸了你的头,说。




这里南阴。woc一期尼好撩!如果一期尼先来,我的婚刀就不是咪酱了23333b站的那个一期尼哄睡觉的真的让我想亲自上刀

没梗了怎么办emmm我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dalao更接近了吧

/好的虐文写不下去了发小甜饼
/粮不够了自己产
/不存在文笔hhhh
/ooc预警

「萤丸」
你睡不着,抱着枕头自然而然地到你的近侍萤丸房中去。拉开门,第一句便是:“社会萤,我有点虚,我需要社会大哥罩着才睡得着。”

萤丸猛地直起身,一脸“哦这怕不是个失智的”的表情,偷偷地准备利用短刀的身材溜出去让药研给你做个精神检查。

‌毕竟你精神出问题了现在受害的可能是他。

你大方地把枕头往他被子一丢,倚在门上,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地对他说:“其实就是做了个噩梦然后睡不着,要莹总亲亲抱抱举高高……呸,要莹总哄着睡才睡得着。”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抱了抱比他高一个头的你:“真是服了你了,没办法咯。”

你轻车熟路地钻进他的被窝,他则是乖巧地坐在旁边。

“……你不睡嘛?”

“……还是算了。”

你看看枕头,又看了看萤丸看着很有肉感似乎比枕头还要软些的腿腿:“嗷呜不管莹总我要枕膝!”

他无奈地看着你,你则当他默认了把头放在他腿上。

肉肉的,软软的,白白的。不像其他短刀瘦的让人心痛,硌着不舒服。

你注视着他如萤火虫般深幽神秘的青瞳,周身满是这个小少年清新的带着点点迷幻夏夜的味道。萤丸像哄孩子似的用手轻轻地拍着你的背,垂眸凝视着你:“怎么了?快睡吧。”

你点点头,闭上眼睛朦朦胧胧地睡了。

“既然有萤丸在身边那就不用怕了。毕竟,萤丸很可靠啊。”

你很不小心地迷糊地把心声说了出来。

萤丸的脸红的可以滴血了。确认你真的睡着了,贴心的把你的头移到枕头上,掖好了被子,冲出房间。

“啊啊啊啊啊啊主公她先说了什么啊……”萤丸捂住脸,冷静冷静后才发现自己床被你占了。

如果上帝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绝对会把门焊死今晚让你不进来。骗你的。

萤丸看了看只剩几颗稀稀疏疏的星星的夜空。

“今晚夜色真美呢。”


这里南阴。崩了算了自暴自弃。谁能告诉我最后那个原话谢谢ww

同级同事……果然我还是玄不改非命qwq各种公式用尽只出江雪小公举和清光光qwq求欧皇奶我一口qwq

你一直没回来,他们的表现

/看到b站一个MMD所产生的脑洞
/all婶
/不存在文笔



「加州清光」
你很久没回来了。

他百般无聊地坐在走廊上涂指甲油,呆若木鸡地盯着不远处刚刚冒花苞的万叶樱。

“主公这是……多久没回来了呢……?一年还是……”他喃喃着。

五虎退来找他了:“啊、加州先生,…主公她、她多久回来啊?”

“啊……”他收起呆滞的神情,“大概……过几天吧?”这里没有一期,他就是粟田口小短刀的哥哥。

五虎退似乎有些期待:“啊、谢谢…不好意思,打扰了……”说着,抱着那只老虎蹦蹦跳跳地走了。

他继续发呆。

“是啊…主公她……应该不会回来了吧……”



「鲶尾藤四郎」
你很久没回来了。

他也明白,你应该不会回来了。只是没戳破这张纸,安慰着弟弟,也安慰着自己。

你不在,他们都自己排着轮一个一个当番的。今天是鲶尾马当番。

他手中依旧握着一个马◎,呆呆地望着大门,呆毛懒洋洋地垂了下去。

“主公她……明天就回来了吧……”

自己欺骗自己。

明明已经不会回来了啊……



「烛台切光忠」
你很久没回来了。

他做了你爱吃的点心,惯性向你房间走钱。看到空无一人的熟悉房间,才回过神来。

“……嘛,主公应该会回来吧。”

他把糕点给了粟田口的小短刀后,发呆。

“明明已经不会回来了嘛……还期待着干嘛呢?这样可就不帅气了啊……”

他想起你临走时说“还会回来的”,困扰地摸了摸眼罩:“主公啊……随意许下实现不了的诺言会给我带来很大的困扰啊……”







这一篇送给我的嫁刀——烛台切光忠
依旧短小 这里南阴 不算玻璃渣吧w